觀看記錄 清空
    • 視頻
    • 資訊
    • 明星

    德云社霸屏各大春晚,相聲為何頹勢依舊?

    2020-02-03 14:51:05 影視快報 619閱讀

              

    原標題:德云社霸屏各大春晚,相聲為何頹勢依

                

    當下的輿論場實在是有一些壓抑,說點和“笑”有關的話題吧。

    文 | 趙二把刀

    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北京衛視春晚,苗阜、王聲、李菁、何澐偉、曹雲金、劉云天合作說了一段相聲《向前再一步》,各大視頻網站中這段相聲的彈幕中最讓網友們會心一笑的就是“復仇者聯盟”。

    確實,這三對搭檔和德云社之間的關係一直也都是相聲圈以及吃瓜群眾關注的焦點。客觀來說,這段群口相聲延續了前“德云四子”在北京衛視春晚關注民生的傳統,繼去年關於老舊小區裝電梯的話題之後,這次聚焦於小區噪音,算是比較合格的電視相聲作品。

    而作為“復仇者聯盟”另外一面的德云社,在從小劇場到喜劇綜藝,越來越多的年輕演員開始登堂入室,在這個春節期間,開始出現在央視和各大衛視的春晚舞台,那麼,德云社眾將們在各大春晚上的節目表現如何?又能否挽回相聲這一曲藝形式在電視或者說是晚會上的頹廢?且聽讀娛的解析。

    1

    德云插旗各大春晚

    從各大春晚相聲節目的排播情況來看,德云社基本上已經佔據了半壁江山。

    讀娛君統計了2020年13台春晚,其中包括央視春晚,以及湖南、江蘇、遼寧、吉林、山東、東南、東方、江西、安徽等12個衛視春晚的相聲排播情況,相關統計如下。

    -從參與春晚的數量來看,德云社的佔比超過60%。 共計8台春晚有相聲節目的排播,其中德云社參與其中的5台,分別是央視春晚、浙江衛視、山東衛視、遼寧衛視和東方衛視;另外三台沒有德云社參與的、但又有相聲節目的分別是北京衛視、江西衛視和東南衛視。

    -從節目數量上來看,13台春晚共計排播15個相聲節目,德云社的節目有5個,佔比30%多一點,到考慮到岳雲鵬和孫越登上央視春晚的重量級,德云社在各個相聲團體中在春晚這一電視晚會舞台上已經佔據絕對的優勢。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郭麒麟以及張雲雷雖然在飯圈火的一塌糊塗,但這兩位新晉流量擔當卻並沒有在各春晚露面,而“德云一哥”岳雲鵬卻分別出現在央視、浙江衛視以及東方衛視這三個舞台上——可以說,岳雲鵬不僅是德云社的勞模,更是整個相聲行業的標兵。

    對於岳雲鵬、郭麒麟和張雲雷三者之間的關係,可以有各種解讀,但對於資源的爭奪,對於德云社的眾多年輕演員們而言,想要冒頭其實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應該說,從無名之時混跡安徽衛視,到在北京衛視發跡,郭德綱和德云社在北京衛視曾經有一段相當的蜜月期;而之後的徹底翻臉,也曾經使得德云社和郭德綱曾經陷入最大的危機。之後,郭德綱在江蘇衛視、湖北衛視以及天津衛視等也都有不錯的表現,一直到攜手東方衛視發力喜劇類綜藝,郭德綱和德云社的諸多弟子也開始真正成為相聲乃至喜劇市場的重要的團體之一。

    從2020年各大春晚對於相聲的排播可以看出來,曾經叛逆的德云社確實已經主流了;但,相聲這一曲藝形式,在電視晚會的存在感並沒有增強。

    2

    相聲,存在感持續降低

    作為春晚舞台上曾經最受歡迎的節目形式之一,相聲,在這個2020年的表現可謂差強人意,頹勢明顯。

    首先,來看央視,僅僅排播了一個相聲節目,也就是岳雲鵬和孫越的《生活趣談》。

    其次,四大衛視中,湖南衛視和江蘇衛視的春晚節目單中徹底沒了相聲類節目,這也是湖南衛視連續兩年沒有相聲節目現身;而浙江衛視也只有一個相聲節目,德云社燒餅和曹鶴陽的《輕鬆過大年》,東方衛視排播了兩個相聲節目,但兩個都是群口相聲。

    再次,歷年語言類節目都出彩的北京衛視雖然有三個相聲節目,但除了“復仇者聯盟”的群口相聲,其他兩個其實都不算地道的相聲節目。

    另外,很多衛視春晚都會選擇群口相聲,比如東方衛視的兩個相聲節目都是群口相聲,分別是岳雲鵬、孫越和張傑的《你膨脹了》,以及盧鑫等人的《五鼠鬧新春》。

    那麼,為什麼春晚舞台上的相聲節目變得越來越少了?

    有分析認為,央視以及各個衛視的春晚都是相當正式的,都怕出事,所以寧願多排一些歌舞類的節目安全係數高,而且現在流量明星也多,也都會有一些音樂作品,所以寧願找人氣高的流量明星唱歌——這確實有一些道理,畢竟,無論是衛視春晚還是央視春晚,都是以穩為主,相聲表演的隨機性確實可能高一些。

    但這並非是相聲示弱的最大原因,事實上同樣作為語言藝術的小品為什麼會這麼流行?除了風格多變,以及門檻不高之外,小品的適應性更強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讀娛君認為, 創作能力的降低或者說是創作慾望的降低,是春晚舞台上相聲節目降低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曾經,相聲在春晚舞台上最輝煌的那些年裡,無論是馬季、姜昆還是馮鞏等表演的相聲作品,創作上還是很有誠意的,也能夠抓住觀眾的痛點,所以留下的作品也都相當經典,比如《宇宙牌香煙》《虎口脫險》和《小偷公司》等等——在之前接受讀庫作者採訪的時候,姜昆談到了相聲創作的難點,其實不外乎初期離生活近所以寫作品很順暢,後期離生活遠創作不出能夠打動觀眾的作品。

    而作為當前春晚舞台的主力軍的德云社的相聲演員,創作能力其實是不夠強的,無論是登上春晚舞台的岳雲鵬、燒餅、張鶴倫、孟鶴堂還是沒有登上舞台的張雲雷,如果經常聽他們的作品,其實對於他們的創作能力或者說創作意願是有所了解的——事實上,在各個春晚舞台上,德云社的相聲演員們的表演比劇場裡已經收斂很多,但聽著也都是老段子,這也是相聲這門曲藝的“老問題”。

    3

    老問題,新狀況

    相聲和晚會緣淺了,但演員們的空間大了

    曾幾何時,以草根和非著名相聲演員的郭德綱,對於電視相聲的態度可以用“橫眉冷眼”來形容,其中不乏根據這種情緒創作的作品《我要上春晚》,對晚會相聲的冷嘲熱諷也是相當用力——但山不轉水轉,當德云社的相聲演員們成為晚會的常客的時候,他們的段子似乎同樣沒有挽回相聲的尊嚴。

    很多人認為電視毀了相聲,而郭德綱們通過回到劇場為相聲找到了新的出路和活力,但是成功的郭德綱們卻對於電視對於春晚的態度發生了逆轉;確實,通過電視,很多年輕的相聲演員從園子裡走了出來,擁有了更高的知名度、也有了更多的粉絲,但他們的作品卻沒有反哺到電視節目中,這或許就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悖論。

    電視相聲不好笑,是老生常談,但電視作為媒介渠道,對於和很多缺乏機會和知名度的年輕相聲演員而言仍然是誘惑力十足的名利場。

    問題是老的,但情況是新的。多年前,本山大叔帶著小瀋陽上春晚一炮而紅後,小瀋陽是出單曲演影視,風光無限;而年輕的相聲演員們似乎也是同樣如此,先有王自健做脫口秀、曹雲金們當演員,後有張雲雷出單曲、郭麒麟要演戲,也是同樣如此。但和前一波小劇場熱湧現的那一波年輕人相比,當下的市場無疑更為廣闊、變現也更快捷,這或許就是偶像文化、飯圈文化和移動互聯網帶來的紅利。

    當張雲雷郭麒麟靠出歌就能霸占流行歌曲榜單的時候,創作新段子的慾望自然不會那麼高漲,更何況,春晚漫長的節目審核流程對於年輕演員們的煎熬。

    最後:

    相聲,後期是德云社的劇場被越來越多的飯圈女孩包圍,創作新作品似乎也變得不那麼重要,人氣和流量以及影視似乎才是更金光燦燦的,這或許才是當下的時代給予這些年輕人的機會的同時,也給出他們的考題;但同樣,電視同樣也給了其他相聲演員冒頭的機會,比如前些年青曲社的苗阜和王聲,以及前兩年的相聲新勢力,尤其是盧鑫這對搭檔,如果能夠沉澱下來,是能夠在電視相聲這個舞台上有所作為的。

    春晚或者說電視相聲其實對於當下相聲行業來說,有點像春藥,不吃虛,吃多了虧,如是而已。

    THE END

                 

    398資源網

    《》相關推薦

    RSS訂閱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圖  -  神馬爬蟲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圖  -  必應爬蟲

    © 2020 tw.94funtv.com Power by 94TV-免費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