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清空
    • 視頻
    • 資訊
    • 明星

    《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

    2020-04-22 20:55:01影視快報64538閱讀

    引子:“像母親一樣的河流已經乾枯了,像父親一樣的草已經枯萎了”   李睿珺導演的《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講述了一對不對頭的裕固族兄弟倆,阿迪克爾和巴特爾,在兩匹駱駝的陪伴下穿過荒漠,尋找水草豐茂的家園和回歸家庭的故事電影名為《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這裡一語雙關的點明了電影想要表達的內容,是老一輩人對曾經水草豐茂的草原的懷念,是年輕一代孩子依戀的“父親是草原,母親是河”,那種游牧草原生活的濃濃嚮往。 電影中的兩個主人公兄弟倆阿迪克爾和巴特爾,因為不在一起生活生疏而冷漠。兄弟二人的成長環境完全不同,也有著不同的態度,分別被賦予城鎮的任性不滿和農村的樸實隱忍。哥哥阿迪克爾從小被住在鎮子邊上的爺爺撫養長大,弟弟巴特爾被放牧生活在草原上的父母看護長大。長大之後兩人在鎮上的同一所小學裡,卻形同陌路的陌生,爺爺的去世和母親的重病,讓兩個不熟悉的兄弟二人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巴特爾與哥哥阿迪克爾相比,有著超出年齡的懂事,路上巴特爾和阿迪克爾描述著那個小時候印象裡父母生活過的水草豐茂的草地,希望哥哥回家能讓生病的母親心裡有所慰藉,努力的找著話題和拒絕和他相處的哥哥搭著話。而在阿迪克爾看來,那個有著父母和弟弟的家並不是他的家。被喇嘛問要到哪裡去時,對於屬於他的那個陌生有著隔閡的家,他無意識的說出“去巴特爾的家,巴特爾的阿媽生病了”。他對弟弟巴特爾有著一種嫉妒和怨恨,作為一種深層意識隱藏在他的心裡,巴特爾的出生導致他被父母送到爺爺家,巴特爾的存在使得他遠離了父母不被疼愛。 根源於人類倫理本性中的二元性對立,是一種個體與群體,愛與恨、善與惡的對立,年幼的阿迪克爾眼裡,自己是被父母拋棄的一個人,他對弟弟的嫉妒產生了恨意和惡念。爺爺對他的愛,父母對他的牽掛以及弟弟對他的隱忍,都被蒙蔽了起來。   爺爺去世,母親病重,二人長途跋涉回家的相處裡,巴特爾成為了緩和父母和阿迪克爾關係的中間人,成為了阿迪克爾宣洩不滿的出氣筒。阿迪克爾拒絕巴特爾節約喝水的建議,當面臨缺水的危機時,阿迪克爾對巴特爾發脾氣扭打在一起。巴特爾的駱駝因為缺水瀕臨死亡,虛弱的駱駝像弱小的巴特爾一樣,被阿迪克爾冷漠的“殺死”了,殺死了希望和溫情后的巴特爾,依舊堅強天真。 阿迪克爾在荒漠中丟下了自己的弟弟,獨自負氣自私的離開。這是一種變相的背叛,背叛了兄弟之情該有的友愛相互照應。在人類的倫理禁忌中,這種兄弟之間的背叛與反目是一種比違背倫理道德更古老、更厲害的罪惡。在這樣一個年少不更事的孩子身上,兩兄弟之間對峙衝突的表現形式背後,一種無力的悲傷氣氛瀰漫,更像是現代化工業和傳統農業之間的一種對抗。   阿迪克爾和巴特爾的身上,有著《聖經》中該隱與亞伯的悲劇,兩兄弟之間本性的矛盾,是阿迪克爾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之後的不甘,但阿迪克爾對巴特爾的報復,對巴特爾同樣是不公平的。巴特爾與這個哥哥相比,更加的懂事,他會哭嚷著對父親總是把新衣服買個哥哥,讓他穿舊的。也會和哥哥委屈討好地說,母親卻時時刻刻惦念著他,家裡什麼東西總是給想著哥哥留一份,每天吃飯也會留一碗給哥哥,母親說她接生的每一頭小羊都是阿迪克爾的,父親接生的都是巴特爾的。 兩人的分道揚鑣彷彿讓故事走上了一個悲劇的發展,直到喇嘛廟的出現,蒙上了一層不真實朦朧的佛性。放棄巴特爾分道揚鑣獨自前行的阿迪克爾,冥​​冥之中被引導一樣來到喇嘛廟,智慧賢者一樣的老喇嘛把廟裡限額的水給了這個乾癟倔強的孩子。   老喇嘛不喜不悲的慈祥目光下,對阿迪克爾拋下巴特爾並沒有說破指責。喇嘛對阿迪克爾的引導是無聲無息的,通過一幅《報父母恩重經變圖》畫軸,緩和了阿迪克爾對原生家庭的怨恨,引導這個有著嫉妒心的孩子去明理。巴特爾到來時,在寺廟門口見到阿迪克爾的駱駝時,巴特爾是膽怯的,對與這個哥哥見面相處不再抱有希望。當他看到哥哥阿迪克爾虔誠的為母親祈禱時,單純的兩個孩子之間的矛盾已經化解了。 喇嘛廟像一個並不真實的巧合,巧合的出現還有水的兩個喇嘛,像是荒漠之中的一滴救命之泉,將自己的水讓給了兩個孩子,老喇嘛也將自己的駱駝給巴特爾。老喇嘛在平靜的道出因為水源的匱乏,第二天將要搬到鎮上的寺廟,這座寺廟也將會被廢棄。在這個寺廟裡,沒有了物質利益的衝突,沒有了愁苦怨恨。電影中對喇嘛廟的設計,在即將離開的最後一天,在寺廟裡無私的幫助了兩個孩子,對兩個孩子暫時身心庇護的安慰是對主題的昇華。   老喇嘛的一語點醒之後的理性選擇與和解,讓電影向著一個明媚的方向發展。血濃於水的兄弟二人握手言和,像那個年紀孩子該有的玩伴一樣相處著,期待著回到那個吹草肥美的草原,去見見等待著自己的父母。 帶著這種喜悅,當兄弟倆一眼看到那個帶著紅色頭巾蹲著正在淘金的父親時,父子三人沉默了,兄弟二人對家園和家庭的幻想都破滅了。弟弟背對著鏡頭看向冒著白煙工廠的背影,影片中這組鏡頭直觀的勾勒出了遠去的游牧生活和工業化圖景下的現實,那個“水草豐茂”的家,只是一個不復存在的烏托邦。   電影背後的所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通過祖孫三代講述了電影背後導演想要傳達的一種焦慮和警醒。被破壞的環境和無法回去的家園,在這個爺孫三代人身上是一種傳承的斷裂,嚮往著傳統游牧文化的爺爺和喇嘛,都被迫的離開了。 傳統文明開始瓦解消逝,在新的一代的身上,遺留更多的是一種茫然和不適,家不再是在水草豐茂的地方,而是鋼架混凝土的工業社會,是傳統消逝被放棄的文明之殤,曾經的草原變成了荒漠,成群的牛羊變成了等待被淘的黃金,黃金牧場變成了白煙工廠,水草豐茂成了荒漠之中的白煙。 一影一話 譜人生虛實 倶是覆舟風雨 書字可抵愁 公眾號團隊: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戲劇與影視學 終南影話 電影小組

    《》相關推薦

      本網站內容收集於互聯網上公開資源,只提供web 頁面服務, 不提供也不參與各項直播及影片錄製、下載、上傳、儲存。 本站永久免費更新分享最新劇集,歡迎大家使用

      © 2020 tw.94funtv.com Power by 94TV線上看